2017年金融调控政策建议


继续实行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社会流动性中性适度

2017年,国际经济金融环境仍充满不确定性和不稳定性,我国经济运行依然存在下行风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任务更为紧迫,金融平稳运行面临的困难和问题进一步增多。2016年M2增速和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增速远高于名义GDP增速,全社会杠杆率进一步攀升,居民部门过快加杠杆推动房地产泡沫进一步膨胀。 “去杠杆”、“防泡沫”与“稳增长”之间的冲突在上升,平衡经济增长和金融稳定的关系难度在加大。货币政策要长短兼顾,坚持“稳健”基调,营造中性适度的货币金融环境,推动货币供应量、银行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注重抑制资产泡沫和防范经济金融风险。综合考虑2017年经济增长、物价走势等因素,预计M2增长12%左右,人民币贷款全年增加12万亿元左右,社会融资规模增加17万亿元左右。

综合运用各种流动性调节工具,保持银行体系流动性平稳充裕

货币市场利率水平是反映银行体系流动性状况的关键指标。央行的流动性管理要加强“利率走廊”间接调控模式,通过逆回购等公开市场操作、SLO、SLF等流动性调节工具,及时投放和回笼流动性,引导货币市场利率在“利率走廊”内平稳运行,保证银行体系流动性合理适度。我国近年持续面临跨境资金流出压力,外汇占款负增长已成“新常态”。地方政府发债、股市与债市波动等影响银行体系流动性供求的不确定因素也在增多。2017年要全面考虑、充分评估银行体系流动性供求影响因素变化,及时通过降低法定存款准备金率、公开市场操作净投放流动性、加大SLF、SLO操作力度等手段来进行“对冲”调节,促进货币市场稳定。

多措并举,积极引导社会融资成本下降

直接调降存贷款基准利率是引导社会融资成本下降的有效手段。但出于为未来政策预留空间和避免降息负溢出效应的考虑,应尽量避免使用直接的全面降息手段。2016年8月22日国务院印发《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方案》,对于降低融资成本提出了六方面政策措施。未来应加快落实相关政策措施,在银行不良资产处置力度、设立民营银行、发展股权融资、加大融资担保力度等方面实现重点突破。

增强人民币汇率浮动弹性,加强跨境资金流动管理

        人民币已纳入SDR篮子,对资本项目可兑换、人民币国际化要求继续提高。未来要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加大市场决定汇率的力度,增强人民币汇率双向浮动弹性,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2016年前三季度美元兑人民币元的成交金额占人民币兑外币成交金额的比重达97%,因此,人民币汇率问题主要是人民币兑美元汇率问题。目前在岸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价要低于离岸汇价,更低于离岸NDF汇价,远期净售汇持续创出新高,显示人民币贬值预期存在。2017年,全球流动性收紧和美联储延续加息周期将推动美元保持强势,相应加大新兴市场资本外逃和本币贬值压力。未来要密切关注国际形势变化对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和人民币贬值预期的影响,加强对预期的引导,保持必要和适当的干预,完善对跨境资金流动的宏观审慎管理,防止跨境资金流出和贬值预期相互促进和强化。